English

当前位置:首页>爱尔兰语翻译
爱尔兰语翻译



爱尔兰语翻译


爱尔兰语(Gaeilgenah Éireann),在英语中也称为Irish、Gaelic、Irish Gaelic或Erse(此语汇系借用自苏格兰语),因此在汉语中爱尔兰语也有“盖德尔语”、“盖尔语”、或“爱尔兰盖尔语”等其他译名。爱尔兰语和布列塔尼语、威尔士语、以及苏格兰盖尔语有相当密切的关系。爱尔兰语是爱尔兰的官方语言,同时也是北爱尔兰官方承认的区域语言,使用人口有26万。


概况

爱尔兰语是爱尔兰的第一官方语言。宪法承认,英语是第二官方语言。作为爱尔兰的第一官方语言,爱尔兰语属于所谓的“凯尔特语族”,与英格兰语、盖尔语、威尔士语和布列塔尼语关系密切。



延读:爱尔兰人为何不讲爱尔兰语?


       前年,爱尔兰总统迈克尔·希金斯访华,不少国人对总统履历的丰富多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:他不仅是政治家和学者,也是有名的诗人。在爱尔兰这个出过四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和乔伊斯、王尔德等大文豪的神奇国度,选一位诗人做国家元首毫不稀奇;他还能说一口流利的爱尔兰语,并热心推广爱尔兰语的使用——等一下,爱尔兰不是说英语的吗?爱尔兰语跟英语有啥关系?叶芝和肖伯纳,没听说过他们用爱尔兰语写作啊?


      有见识广博的读者会说,当然喽,爱尔兰人是凯尔特民族嘛,他们的母语就是属于凯尔特语的爱尔兰语,英语只是殖民者强加的结果!真的是这样吗?


       也对也不对。我们习惯于把民族等同于种族,种族又等同于语言,远的不说,从民国的“五族共和”到新中国成立之初各地申报的数百个“民族”,再到现在官方框定的“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”,足可以看出民族的定义是多么飘移不定,甚至虚无缥缈。


       事实上,说爱尔兰语是一种凯尔特语言没错,可是说爱尔兰人是凯尔特人,跟别的讲凯尔特语族语言的人群共享凯尔特文化,那可就离谱了。个中原因很简单,语言是相对固定、变化缓慢的,可以像物种一样通过共性和差异来描绘唯一的谱系树;而人是流动多变的,会迁徙、通婚、同化、更换语言。“凯尔特”一词的模糊之处正在于它既是一个语言学概念,又是一个古代人群的通称,而且还被用来概括某种现代流行文化。


爱尔兰语现状


       十九世纪消失的数百万人口是使用爱尔兰语的主要人群,之后,爱尔兰语只能龟缩在零星几个小地方苟延残喘。无怪乎叶芝和贝克特们写下传世篇章,用的都是英语和法语。


       虽然爱尔兰独立后全力推广爱尔兰语教育,但能够流利使用的人仍然不多,用来做日常交流语言的人更是寥寥。也难怪,在英语的世界霸权下,连法语这样曾经的国际语言都要顽强抵抗,弱小的爱尔兰语又有多少力量呢?


       要是你有爱尔兰朋友,不妨考考TA,某件事情用爱尔兰语怎么说,多数时候会让TA小出一下洋相!要是能说一口流利的爱尔兰语,在爱尔兰是件非常值得自豪的事。因为爱尔兰语被定为国语,理论上是政府工作的第一语言,要在爱尔兰考公务员一定得掌握爱尔兰语。


       要当政客,更是得下苦功夫把爱尔兰语说好,否则大选前的电视辩论,对手忽然开讲爱尔兰语时你就KO了。说起来,希金斯总统的爱尔兰语和文学功底可为他在选举中加了不少分呢!不过,对于大多数人而言,爱尔兰语以及它所代表的曲折历史,都已经是遥远陌生的往事了。